漫话古堡洗马林:第六篇 文教艺苑彩缤纷

作者:推拉门 发布时间:2021-01-10 00:07

  了解万全的大事小情,敬请关注万全生活圈!精品资讯,每日推送。如果您尚未关注,欢迎点击标题下方的万全生活圈关注我们。

  一、文化教育

  洗马林村堪称万全县文化古城,历代文人名士辈出,在政界为吏者亦多,皆与发达的文化教育有关。有的功名显赫,立旗杆的院落就有四处,据说学位达进士者均立旗杆,以资标榜。其中东龙神庙街梁家宅院立有四根旗杆,两块上下马石,街门依次挂有清朝时“进士”、“岁进士”、“贡元”三块大匾。西龙神庙街路南赵家立有两根旗杆,西南街王家两根,李璞龙家立有旗杆两根,门上挂匾上书八个小字:“兵部候选官李璞龙”,?匾中四个大字“干城世家”。考中挂门匾“文元”、“英姿”者二三十家。如火神庙街秦家先后出过四位秀才,一世祖秦还崇尚儒学,二世祖秦旺龙是清康熙年间考中的秀才,门上挂“苞魁”匾。其长子秦肇熙是雍正年间的第二位秀才,挂“文元”匾。,清嘉庆年间秦国柱(字士贞)先生是廪生(是由府、州县按时发给银子和粮食生活补助的生员,也叫廪膳生,廪膳生员。)秦国柱先生是京张的书法名人。

  不论过去和现在发展乡村文化教育,提高村民文化素质,始终成为有史以来洗马林人非常重视和自觉自愿的行动。

  《宣府镇志》55页明,洗马林学社在堡东北,弘治五年(1483)都御史杨诏建。

  1.私塾

  洗马林村学校始于私塾,学生苦读《百家姓》、《千字文》、农家《识字格言》、《四书》、《》五经》、《劝学琼林》等书。算术以珠算为主,加、减、乘、除,所颂口诀;乘法有留头乘,调尾乘,破头乘。除法有:归除法,狮子滚绣球,斤秤法(一六飞归),斤里求两身加六,两里求斤留法留。地亩法(二四飞归),乘除定位口诀:个二、十三、百是四、千五、万六并无疑,乘法往右数,除法向左数。练习指法“凤凰单展翅”、“李三娘担水”、“二小子看后天爷”。

  练指法以1156738×8645的因乘法,得数乘积为10000000。反复练习乘除多位数指法,练的熟练自如,快而准确。群众就会称他们好字眼,好算盘。

  减法练习在珠算课上老师读数让学生打,如:826减268让学生报差数,得三位数让学生报两位数55老师速答另一位数8(558),这种游戏性的练习,学生积极性很高,因为减数的任何一个数只要数字不变,所减数位互换,差数不是九就是九的倍数。老师教珠算非常认真,学生学习的积极性更高,家长关心的也是珠算,一般要求骇子只要学会打算盘,会记个人工账,就算完成了学业。

  办学形式,一户为东,别户集资凑课钱,收八九岁男童念书,有的为冬春书。民国年间三道巷东口,阎先生就是一家私塾的教书先生。有全年办学,有读冬春书者。在没有学校的年代里只能就读私塾,且需有一定条件的经济支撑,所以有文化的人很少,妇女几乎全是文盲,当时称不识字的人叫“瞎汉”。

  2.义学

  清《道光县志》卷之二记载:“县城义学一所,张家口堡义学一所,新增。洗马林堡义学一所”。

  清雍正三年(公元1725),傅玉霅,浙江山阴人,进士,来万全任知县,他注重文化教育,在洗马林绅士的支持下设立洗马林义学。在嘉庆、道光年间,孙藏修在义学为义师三十八年,旧志说他:“文行卓绝,人争师之”。道光十三年(公元1834),县赠:“品学兼优”匾。义学是公立学校的初始,义学属社会慈善事业,经费为地租收入或士绅捐资,赤贫子弟,整日打柴、拾粪,白念也上不起学。到清末洗马林率先将义学改为学堂,是教育事业的一大进步,念书之人逐渐多起来。

  3.学校

  万全县立第三学校(张家口堡子里第一学校,万全第二学校),第三学校设在洗马林村,民国十二年(公元1923)劝学员:乔培、董卒督工共建校舍四十七间,体育场一处。面积七万二千方丈,成立了洗马林村高级小学。校址在东大寺内(今舞台院),此校舍一直延用到1976年。53年来不知有多少高小毕生从这里走向社会,为建设祖国发挥着他们的聪明才智。

  回顾我的母校是一座古洋结合建筑的学校,从外造型看不是古建筑风格,倒像是一处洋建筑,校门造型是拱形圆门,门扇是轨道式推拉门,门左右是门卫和夫役室,进了校门通过一条宽4米的砖砌甬道进入中门,门两侧是各三间房掏空房,外设木栏走廊,上为木造型滴檐,东为教师办公室,西为教室,中排东西十四间,各跨一间办公室,再后中间是三间教室,呈品字形格局,共三个品字构成,屋顶是古式四檩卷棚,前为女儿墙造型,天沟滴水,后为封裹檐滴水,全为砖木结构,而且是青砖白灰砌墙,门窗全是砖拱造型,有凹凸磨砖线衬托,整个布局和造形独特新颖,是万全县建筑最好最美的学校,据说是李彦先生的独创。后因地下挖筑战备洞指挥所,地基下陷,教室墙体裂缝,为学生的安全着想,公社书记赵金旺、副书记郭发与大队书记田志禄协商将学校迁到村东卧牛山脚下。1975因年完全小学校校舍残塌向县政府申请,县政府拨款7000元,大队用公积金匹配、材料、出工,在东山脚下建校舍五十九间,堡内学校逐迁新址。旧校址盖起戏台村民称之舞台院。

  清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立洗马林村第一初级小学,校址白衣庵院内,民国七年(公元1918)改建。一至四年级为初级小学,一四年级为复式班。1977年迁新校址,旧址建生产队。

  洗马林村第二初级小学。洗马林义学所在,位置财神庙院内,今闲置。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改建,三十一年成立,民国初年停用。

  洗马林村第三初级小学,东门街路北关帝庙院内正房,一三、二四、年級为复式班。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成立,民国三十二年停用。

  4.女子学校

  洗马林村第三女子初级小学,于堡内马王庙(校址现供销社院内)改建于民国四年(公元1915)二月八日,四年后即停办,与男生合班。

  5.县立第三学校沿革

  1948年解放初期尚存的学校有:东大寺洗马林完全小学校、白衣庵第一分校、马神庙第二分校、第三分校叫南校,黄河街路北,在现镇政府院内。

  1956年建洗马林初级中学,校址黄河街郝仲德院内及东豁子外的部分校舍。

  据民国《万全县志》记载:“该校于民国十二年(公元1923)设立洗马林堡东大寺院内。是以洗马林堡斗捐为基金。因当时洗马林堡捐税繁多,流弊百出,蒙察省都统张锡元,俯顺予情将斗捐局收入,拔归地方,以充学款。此校足有成立之可能,仰国会议员张砺生之力也。基金既定委员李君彦,乔君培为筹备委员。于民国十二年觅定洗堡东大寺为校址开工建筑。经地方绅士乔君晏庭(高庙堡人),郝君仲德等竭力赞助。于翌年六月告竣。乃委乔君晏庭为校长。暂由乔君培代理一切施员。后将一、二小学(初小)并归该校,定名为洗马林高级初级小学校。其经费高级部由县款项支领,初级部由村开支”。

  “民国十九年(公元1930)初高级分离。次年八月乔校长辞职,由冯君庭秀(三里庄人)继任。民国二十(公元1931)年,冬更名县立第三小学校。民国二十一(公元1932)年,夏月冯君辞职,由李君世魁(旧羊屯人)继任。后任校长有李秀、梁源、孟昭汤(三里庄人)先生。”

  在民国二十二年《万全县志》记载:“该校教具共六百三十七件,图书四百七十六部。职员二人,教员三人。分为总务、教务、训育、体育、成绩、图书、卫生、事务等股,高级两班均系单式,学生共七十八人。全年经费共三千三百六十元,由县财政局支领,教学方法取自学、辅导兼启发式训练其儿童,使其具有亲爱、精诚、勤朴、互助,诸美德”。日寇侵占时期学校从一年级起就开设日语课,国文课也有日本的内容,实行奴化教育,不学汉语评音。

  一九四六年國民党侵占后学校的校训是八个字:“礼义廉耻,孝悌忠信”?四年级至六年级成立了中国童子军,统一着浅灰色校服。

  1948年解放初期,提倡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相结合,学校每到周六下午安排校外活动,写黑板报,街头读报组,城头广播组,演活报剧,打霸王鞭。宣传党的政策,如“土地法大纲”、“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条例”。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改造烟民二流子等丰富多彩的内容。这种校外活动既宣传了党的方针政策,又对学生进行了政治思想教育,而家庭、学校、社会教育结合的相当紧密,体现了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1950年学校改“4、4“儿童节为“6、1”国际儿童节,学生戴上了“红领巾”有了队旗。

  洗马林的教育事业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发展非常迅速。1953年高级小学(五六年级)就发展成为双轨制,来洗马林读高级小学的学生还有来至柳沟村、三里庄村、旧堡村、西腰站堡、榆林沟等村的高年级学生,外村学生是住校生,学校设有食堂,宿舍。

  6.中学

  1952年成立了万全中学。洗马林的学生到万全念书的也多了起来。政府为了满足广大农民子女就近读初中,于1956年县政府决定增办三所中学,洗马林从此有了一所初级中学。从1970年起实行九年一贯制,洗马林中学只招高中生不再招初中生,到1979年共送走高中三十三个斑。?

  1983年到1986年洗马林中学承办了民办教师培训班,入校教师经过二年的培训达到了中师水平。洗马林中学从建校以来培养初高中学生上万名。(详见附录:古镇上开放的一枝奇葩)为了适应农业学大寨的需要又于1967年办起了洗马林农业中学,校址城隍庙院内。

  在民国《万全县志》记述:“凡有初中、初师文化的人进入志书,洗马林只有两人,李光前、刘永年”。看来只有共產党领导下的教育事业才能大发展。扫除了文盲,普及了初中。现在的初中生、高中生比比皆是。初步统计在美国留学、工作的就洗马林人就达3名。

  二、民间文艺

  洗马林民间文化活动内容很多,充满智慧的洗马林人,在生活的实践中创造了独特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文化活动。社火在洗马林也很有名,如:高跷、磨儿、跑旱船、跑驴、舞龙、斗狮、放焰火,灯会,还有晋剧、杂耍儿等。每年元宵节村内社火队非常活跃。从正月初五就开始排练,正月十三日正式起会表演,三班社火走街串巷,各自伴演的绝技十分精彩,十里八村的人都聚集在堡中,人潮涌动,观众阵阵喝彩,晚间社火队脊背背着各式花灯出场,游街串巷演出。民间文化艺术活动在周边村独特驰名。

  在《可爱的河北》一书中记有:“霸县的胜芳花灯,万全县的社火,都是闻名全国的”那自然少不了洗马林。

  《万全县志》记述:“社火与秧歌皆年节后民间之娱乐也。社火异于秧歌。秧歌登台演唱,社火则平地游舞;秧歌有剧本,社火则毫无根据,秧歌角色各有专人,社火则随意扮充,全班百余人,化装古今男女老少,形形色色不伦不类,无奇不有,始终如一,全班游舞,杂以罗鼓之声。其唱也皆系片段,并无标准,完全以取乐而设,数日即止”。

  秧歌始于元朝末年,据老一辈人传说:洗马林的秧歌班早在清朝道光年间就轰动全县,一次应邀到张家口大兴园旧园演出,其表演技艺和优美高昂的唱腔,轰动了全场,大兴园名角也赞不绝口,连声叫好,给万全县争得了荣誉。

  秧歌是在清代后期传入,到民国初年盛兴。秧歌一直在民间流传,活动内容丰富多彩,三五人、二三十人扮演各角色,和着嘹亮的唱腔和锁呐等乐器吹奏出的优美旋律,尽情地扭起来,抒发喜悦的情怀。

  1、放焰火

  洗马林村放焰火有二百多年的历史。每年从正月十四日到正月十六日晚开始放焰火三天。十四日在玉皇阁街放“四个斗子一座城”。从外形看就是一座城堡,内装各式鞭炮、礼花弹,这些鞭炮,花弹全是本村生产。十五日在中央街堆子房前放十二架,农历闰月年为十三架,在一根高三丈六尺的直杆横绑一丈长木板十二根,立杆和板的里外都绑着鞭饱、礼花弹、起火、炮打灯、手花。十六日在南门街放四个斗子一座城,伴有背架子火,放火人身揹背架子,用箅子装火,点燃后在人群中跑放,此景十分壮观。

  三天焰火都要举行仪式:主持(执事)在布置好火后,就由鼓乐班、鞭炮队到火神庙请火神罗煊到放火现场,把火神牌位放好供祭,保佑放火平安。点火前先放三个瓶子火,点燃后火花喷射六七尺高,三起三落,一次比一次壮观,月光下映着五颜六色,把夜空照得通明。

  在这放焰火的三个晚上几乎是家家全家出动,街上人潮涌动,红火热闹。放焰火有句歇后语也是出至洗马林:“二才子放火…….人全了”(二才子是放火艺人,等游街串巷的社火队都回来人全了才放)这句歇后语一直流传至今。

  2、灯会

  九曲黄河灯

  黄河街在元宵节正月十四到正月十六晚上点起九曲黄河灯,布灯艺人按照九曲黄河灯图提前布置,记的是用和好的泥将1.5米的灯杆按图冻好直立,行距1米(九曲黄河阵图谱),用高粮杆编好回路,后将糊好的灯碗碗扎在灯杆上,里面放一个用莜面捏的麻油灯盏盏,型似酒盅大,蒸熟,里面放麻油,加棉花灯捻。361(19ⅹ19)个灯碗碗,门灯4个,平年365个,闰年366个,旗杆灯为寿星老骑仙鹤,鹤下配灯笼4个,摆成九曲黄河阵。红、绿色的灯碗碗点着后随风忽忽悠悠,远看象黄河水在荡漾,把黄河街装点得红红火火,十分壮观,观众不分昼夜,络绎不绝来转黄河灯阵,到了晚上更是人山人海,井然有序,游人从进口入,转到阵中摸摸高杆,瞅瞅杆顶的寿星老,能长命百岁,希望图个吉利。??

  到十六日晚开始端灯碗碗,按生育愿望,端红色的生男孩,端绿色的生女孩。善男信女争先抢端,回家放在天地爷神位供祭一月,期盼实现自已的愿望,若愿望如意,要以麻油还愿。回想起来也就是一次很古朴的期许活动,黄河街也因此而得名,可见九曲黄河灯会,在洗马林历史之久远。

  3、灯山楼

  灯山景共点三天。真武庙半城墙处有高三丈,宽八尺的石基青砖砌体,三面是墙,一面敞开,内设灯架三十六层,灯架向后略倾斜,点灯人踩着架板随势而就。灯盏盏为瓷钵钵,有酒盅大,点灯时先放棉花灯捻,钵内加满麻油,用麻杆点灯,灯山楼内最高处点一盏碗口大的四捻灯,也称海灯,点灯时用布帘遮着,小时候我们几个十多岁的小孩登上灯山楼上的架板,手拿麻杆点灯盏盏,用麻油壶不时地给灯盏盏添油,直到撤架板时才下灯山楼。

  点好后撤去架板,等社火队到场时放下布帘,灯光闪闪,摆好的字样显现,如:“天下太平”、“五谷丰登”,装点的真武庙五光十色,灯景壮观,灯光耀眼。整个灯山就像一颗颗闪烁的星光,千盏灯火忽忽闪闪,是夜空中一道绝妙多彩的景观。前来观灯的人摩肩接踵,锣鼓声、鞭炮声、欢笑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人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观灯山的观众挤满了整个牌楼街,久久不愿离去。

  灯山楼灯会是洗马林社火的一绝,从正月十四日起到十六日三天点起灯盏盏庆贺元宵佳节,装点的真武庙五光十色。

  玉皇阁、三星楼的花栏砖墙也用红、绿、黄纸糊好点起灯盏盏,整条街的店铺相互亮灯,各街道家家街门挂红灯。灯官老爷骑着带串铃的高头大马,沿街串巷查灯,对不挂灯的户罚麻油半斤。全城处处都是灯,那才真叫是灯火齐明不夜城,使得全城元宵节灯会更加丰富多彩。

  4、社火:

  高??跷

  洗马林村元宵节期间活跃在街头巷尾的文艺队伍,首数高跷。一个班子有二三十、三四十人不等,前头鼓乐伴奏,后尾是鼓、锣、钗,四个鼓手插队雷鼓,鼓、锣、钗齐鸣,参演的人员脚踩三尺高的跷子,每到一处,两个不踩跷子的王八,翻穿老羊皮皮袄,身挎串铃,手持长鞭,开始跑场,响铃扬鞭,把围观的人组成一个大圆圈,开始表演他们的拿手技艺,挺腰、弯腰、大跳、转身,双肩和胯运转灵活,变化莫测,非常富有表现力,踩着跷子,蹲下扭胯、抖肩、摇头、花扇上下翻动,红、黑、生、旦、丑各角色表演的形象逼真,从打圈子,到表演结束集体唱秧歌曲。围观的群众不时喝彩,十分热闹。这种表演艺术,产生了妩媚动人的魅力。以形引人,以情感人,高跷的表演体现出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感情色彩。

  记得当年的跷子高手有余锁儿、郝绪、三义丫子、庞天举、二英海,刘贵珍,他们表演的跷艺十分出色。

  民国年间29军在洗马林驻防时,也参加洗马林的高跷表演,跷艺更胜一筹,跨、蹲、八叉、单跳、倒立,一片军民欢乐的景象,也丰富了洗马林高跷爱好者的表演技艺,可见高跷艺术流传之广。

  磨??儿

  为十六人抬一楼阁,高四米,中间一根铁棒为轴,下为圆磨石加重,中间一人扮做喜神纣王,两根磨杆四头各绑一身着艳服的彩女,随人拔转,双臂时而伸展、时而弯曲、时而高举,水袖随风飘起,双扇上下翻动,眼有神、形于色,在非常微妙的时空里表演的舞姿动人,观众无不喝彩。每到十字路口抬阁停下,磨儿转动,唱起秧歌曲,就是唱祝福太平、庆丰收、吉祥如意之类的唱词,解放初期唱:“庆新年啊,乐新年,我给抗属来拜年,八路军打仗在前线,我们后方搞生产,那呼依呀海,军民团结是呀是一家,那呼依呀海……。前后由纣王的爱将方弼、方相身揹高棍装成假手,棍顶托有一孩童。示意力举千斤之说,洗马林人称之为铁棍(背阁),磨儿(抬阁)合成一班社火队,沿街表演,这种表演艺术是全县一绝。

  跑旱船、跑驴

  每年元宵节村民举行跑旱船,做四只像花轿一样的旱船,上盘两条假腿,四周挂彩球彩链,一人坐上船,打扮成俊俏的女子,每只船有一名舵手划船,还配有拉花钓鱼的,与跑驴配成一班,按鼓点走八字形沿街扭演,他们表演的技艺非常逼真,就像四只小船在水中飘游,丑角眉来眼去挑逗着坐船的娇娘,观众捧腹大笑,拍手叫好。

  跑驴在街上表演,表演的是农村的傻囤子与他媳妇走亲途中驴与人的嬉逗,驴不下水过河,傻囤子鞭打驴,驴尥蹶子,媳妇在驴身上左歪右闪的舞姿,惊恐的眼神,动静相生,软中有硬,左右逢源,不丑不俗,丑中见美,充满了生活气息,两人扮演男、女、驴的动作,逗得观众拍手喝彩。

  拉洋车

  也是社火中的一种。一位美妇人坐车,丑相公拉车,美妇人撒娇,丑相公眉来眼去,喜逗娇娘,二人配合,按鼓点做丑功,更是令人捧腹大笑。

  声鼓子

  声鼓子,就是铁条圈成直径50公分的圈,及80公分的柄,柄上缠麻绳(手捉防冷),末端三角弯起套有9个铁环,铁环有大有小,有薄有厚,鼓面由三层麻纸中夹白麻条(怕击打时打破),用浆糊糊裱后晒干,用一根竹条为鼓槌,摇起来声音各异,悦耳动听。洗马林村大部分家庭中都有声鼓子,每年正月糊声鼓子已成习俗。单人玩的声鼓子元宵节也演出。

  敲鼓人以舞姿跳动,左手摇鼓,右手击打鼓面,边摇边击,击鼓声,环响声,节奏优美动听,艺人边摇边击边舞,舞姿优美动人,观众喝彩声不断,这种艺术在洗马林村爱好的人很多,冬春表演声鼓的人很多,三五人集体表演,群众围观,表演人各显套路,因它不分场地,在家院街头都可表演,故声鼓子在洗马林普及率很高。我家也有声鼓,我也会玩几下,一般在十点后玩,先晒好鼓面这样击打起来声音才清脆动听,玩声鼓是洗马林村一绝,可惜现已失传。

  张全林是一位才艺过人的声鼓子艺人,自幼就爱好吹拉弹唱,特喜欢民间文艺,全凭自学,一看就会,技艺超群。他对民间流传的声鼓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编自演,并把板胡等音乐及舞蹈说唱融为一体,常在街头、店铺打地场表演,博得观众的喝彩叫绝,被称为声鼓子张。有一次洗马林唱晋剧,名角盖天红邀声鼓子张登台献艺,他鼓起勇气登台,在乐器的配合下出场了,抖动声鼓铁环哗哗直响,敲击鼓面有轻有重,叮咚咚哗啦啦,令人心醉,鼓声铿锵,环音悦耳,并将拿手段子“三英战吕布”演出,台下观众顿时屏息凝声,演到精彩时观众压不住平静,一下掌声轰鸣,晋剧名角盖天红也站立台中鼓掌赞颂。

  5、晋??剧

  洗马林早在清朝道光年间就有了晋戏班,制有行头(戏装也叫戏箱子)?,行头戏箱保存在寺庙中。民国初年洗马林村就有了晋剧戏班子,每逢节日庙庆都要唱戏,唱“打金枝”、“铡美案”、“三娘教子”、“空城计”、“刀劈马继龙”等老戏。洗马林因月月都有戏唱,有戏“窝子”之称

  洗马林村素有以唱戏调节文化生活的习俗,随着寺庙的建盖,庙戏唱的之多是万全第一,洗马林“戏窝子”?之称也就名符其实了,可以说是月月有戏看的戏文化集镇。

  解放后又成立了晋剧团,初期唱些旧戏,文革期间排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改革开放以来又推出一些老戏。新老演员有:牛福顺、牛永顺、左世英、宁玉枝、白九林、任孝根、董莲,二元元等晋剧爱好者。前场打板的有安正、杨守仁,丝弦有二崩颅等人。为了发展群众文化事业,1968年建起电影院,村委会于1982年在旧学校院内建起了大型舞台,办起了文化站。洗马林人是非常爱好文化娱乐活动的,活跃的文化艺术氛围,是洗马林村精神文明的具体体现。

  6、吼声剧团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洗马林为四区治所,主管学校的区领导到学校组织宣传活动。学校领导梁源先生,组织高小学生成立了“吼声剧团”。演出的节目有“战斗生产”、“八路军进行曲”、“兄妹开荒”、“破除迷信”小唱等。通过这些小节目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提高村民的政治思想觉悟,这种演唱方式深受群众欢迎,这个剧团曾到过旧堡、柳沟、榆林沟、三里庄等地进行演出。附录中有左朴先生在万全文史资料第三辑写的“吼声剧团”。

  7、快板书大烟鬼自白

  日本侵占时期,强迫农民种大烟,种植最多的是1943年,1944年,种植面积达千余亩。八天一轮的水浇地全种了大烟。因此吸食鸦片的人也越来越多。民众对吸烟者编出了歌谣:快板书“大烟鬼自白”:

  日本人传来种洋烟,我就学会抽大烟。各种烟具置了个全,扦子、镊子、洋烟盘,泰国的梦灯点一盏。糟纸糕、芙蓉糕、酸水梨儿、甜葡萄。姑娘打烟我抽烟,姑娘打起头口烟,好似吕布戏貂婵。姑娘打起二口烟,好似洞宾戏牡丹。姑娘打起三口烟,好像登云驾雾上西天。抽烟抽了整三年,把一处家产贴弄了个干。先卖房,后卖地,最后再卖活人妻。抽大烟,没啥好,二老爹娘常磨叨,亲家朋友也不看了。恨下心来退洋烟,泰国的梦灯踩了个扁,烟枪、扦子扔了个远。退烟退了整三天,头发昏,腿发酸,眼流泪,嘴唾痰,屁股眼里流出了淘米泔,退洋烟实在难。张罗起来再抽烟,纸罩罩,麻杆杆,山药蛋蛋,灯盏盏。拿起扦子没有烟,拖拉儿跟鞋,往外颠,来到一处大烟馆,好话说了千千万万,掌柜的赊给我半片烟。半片烟四钱油,歪着脖子一股劲的抽。抽烟抽成瘦干头。扰东头,害西头,铺砖头,枕石头,三块石头垒锅头,砂锅子里熬稀粥,靠门头,撞狗头,打扫棺材,倒枕头,庙儿里头常圪蹴,看看我抽洋烟的下场头。

  日本人种罂粟,并在洗马林村设收烟馆。高价收烟,刺激人们种植。使那些好吃懒做的人吸烟成瘾,吸毒,贩毒的恶习蔓延。解放后历经三次肃毒,政府强制戒烟,处决了烟贩薛余德,全县震惊,才肃清烟毒。

  8、三戏窝子

  洗马林村素有以唱戏调节文化生活的习俗,随着寺庙的建盖,庙戏唱的之多是万全第一。是月月有戏看的戏文化集镇,人称洗马林是“戏窝子”。

  说说唱戏,大家一听就感到唱戏谁人不知,那个不晓。过去在洗马林唱戏可不同一般。

  戏台是寺庙的配套建筑,记忆中全村共有戏台九座和一座台墩。全村戏台分布,即:北奶奶庙、南奶奶庙、东龙神庙、西龙神庙、马神庙、双台子(两个台子并排)、城隍庙、水关庙和河神庙台墩。这些戏台形式大都一样,建筑精美,选用材料严格,不次于寺庙之典雅,尤以双台子更具特色。其共同点凸字形卷棚顶结构,主台两侧配耳房,四根明柱台口直立,台墩高1.5米。尤以双台子更为少见,两个戏台坐南迎北,两台相隔不过一米,顶为捲棚挑檐,台的高低一致,东为财神庙戏台,西为马神庙戏台,唱戏时一替一天。这样的戏台是全县一绝。记得明柱上有对联:“你一刀我一枪只杀不死”,你骑马他坐轿全是步行”。“三五人以作千军万马,六七步能行万里之程”。?除了固定的戏台外,村中保存着临时搭台的全套台梁、台柱、台板、布棚以满足无台庙戏的需要。如玉皇阁、火神庙、玄坛庙、三星楼、洗马林戏台之多为万全县之最,从演出场数上看多为庙戏,也叫按规定日子唱的死日子戏,还唱开集戏,剧种多为“晋剧”(山西中路梆子),怀安“软秧歌”。有专业班的班子戏,杂凑班戏,在清朝道光年间本村也有业余戏班,全副戏装。是月月有戏看的戏文化教化传承的城堡,也是好戏连台,更是商贾云集、市场繁华之地。

  洗马林村寺庙在万全县来说占第二位,庙多,戏台也多,这意味着从明、清以来到三四十年代庙会活动是非常多的,而且这些庙会活动,是相沿成俗,具有民间特色,地方特点的传统庙会活动,曾经是非常活跃与盛兴的“戏窝子”村。

  洗马林是全县唱戏最多的村,兴盛时期每年唱戏达108天,324场(一日三场)。据老一辈回忆庙会戏是由社头组织的,凡士、农、工、商、艺都能推举当社头,由社头组织唱庙戏。因一年之中月月有戏唱,所以人们称洗马林是个“戏窝子”。一年唱这么多的戏,得有个强有力的组织,当时的组织叫庙事活动社(公益性组织称社),这个组织是由德高望重的农、工、商、艺、地保老先生担任,九人组成庙事会社,社头轮流当,这里唱戏的

  习俗流传久远。唱戏是按规定的场数由社头去请戏班来唱戏,叫做写戏,也就是签订合同,合同内容是:日期、场次、价款(或付粮、面、油)、登台名角等内容。班主要按他们的规矩进行安排唱戏。

  唱戏时,唱戏社头要给官宦人搭看台,设坐席,摆茶点;为了让演员唱好戏,还要由地方主持给演员贴台,即经济补贴,若是庙会还要祭神上供品,唱加官戏,迎官接皂戏,正在唱的戏当官员来时马上停演,演员面迎里站,乐队按来官吹奏,文官吹“朝天子”,武官吹“将军令”。直到来的官员看台入坐再接着唱,并由班主拿戏单让官员点戏,唱好了还给赏钱。?

  开戏前演员先供郎神(唐明皇李隆基)。传说唐明皇李隆基不但爱看戏,而且还登台唱戏,他不认为演员是下九流,后来戏班班主就把李隆基称为戏班祖师,供奉他为郎神。戏子在早晨都要到野外喊嗓子,要像狼叫一样的吼出直声,而且尾声很长,称之吊嗓功。因狼与郎同音,所以狼声即为郎神。开戏前戏子先要拜郎神,求郎神保佑唱好戏。洗马林有句俗话叫:“戏赖了郎神爷也不扶你了”。传说李隆基是唱三花脸的,所以三花脸角色后台的戏箱他可随便坐,别的角色则不许坐,如果是女角坐更是玷污郎神的尊严,要罚跪三柱香的时间。农历四月二十三日是戏子祖师爷的生日,班主要给戏子改善伙食,祝郎神生日快乐。其实到后台一看郎神就是七八寸高的布娃娃,观众叫他“烧香人”。?洗马林人有给娃娃画脸谱的习俗(画丑角儿脸谱),据说画了脸奶奶庙的神灵就认不出来,好养活,不生病。以求吉祥长命,父母要给画脸人赏钱。

  唱包赌戏,戏费由赌头交,这样的戏一唱就是四五个月,1944年洗马林裕太泉院内搭台子唱包赌戏。院内开赌场,从农历八月一直唱到次年二月,春节也不停,当时称包赌戏为“俱乐部”。那时十里八村来参赌的,看戏的人来人往,货摊挤满了中央街,整个市面十分热闹。可这种包赌戏诱惑人们参赌,不知有多少人家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记得同院住的李发(小名三牛儿眼)既好抽又爱赌,竟将自己不满三周岁的儿子卖掉,那天我与他哥哥黑小正在院内玩耍土土,将孩子抱出交给买主,坐着轿车走了,围观的邻居泣不成声,黑小和他弟弟哭成泪人,这一场景使我记忆犹新。还记的输急了的好赌人将自已的手指砍下压宝,有的警察将手枪压到宝铺上,哄了场,赌头出面摆平。有句俗话叫“赌博出盗贼”?导致社会秩序混乱,那年家家严紧门户防盗贼。

  过去唱庙戏可追溯到明代。庙戏也有讲究,特别是禁忌戏,关帝庙忌唱“走麦城”,龙王庙忌唱“闹龙宫”,奶奶庙忌唱“杀子报”等。开戏前班主要出台表演,跳加官戏以谢观众,一人贴一脸谱,身穿官服,头戴官帽,手拿红布,上写“吉祥如意”、“加官晋爵”、“福禄长寿”等,在乐器声中,做舞姿,求观众谅解,不刁难,谢谢大家,才开始演出。也就是地摊卖艺的那一套,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会看的看个门头脚道,不会看的看个红火热闹,这也算是戏班规矩吧。尤其是到洗马林唱戏特别用心,因为这里懂戏的人太多,人人都会哼哼几句,对戏的唱、念、做、打、白、情、唱腔、板眼很有研究,看须生的须功、帽翅功、翎子功,武生、刀马旦的飞、翻、滚、打、旋子、飞脚、拿顶、小翻等对台功技艺必须非常娴熟,若有半点疏漏就有哄场的可能。

  没有固定戏台就搭台唱戏。如玉皇阁、火神庙、玄坛庙、三星楼、全是搭台唱戏,河神庙只有台墩,没有台顶唱戏时搭棚顶,十多座庙全是搭台唱戏,一年唱戏达百余场,(不愧洗马林有“戏窝子”之称)。一天两场,白天叫午场,黑夜叫晚场。也有三开戏,即早、午、晚。唱好了还有续场,班主也唱赠场戏。唱戏开销由商号、作坊、粮店、庙地、地方绅士、富户承担,会主(社头)摊收唱戏费。

  在40年代到洗马林唱戏的角儿有:九岁红、盖天红、马五黑,十三旦(东红庙人)、白翠香(青衣)、刘仙林(花旦)、二百五黑(二花脸)、棺材红(旧羊屯人)、三元旦(柳沟人)、洗马林对三元旦的旦角戏评价:“看了三元旦,烧火寻不见火铲铲”,死二小(老旦)。据老人们说晋剧名伶郭兰英也在洗马林登台献艺多场。

  说起唱戏讲究还挺多,如果是唱开光戏,班主要价就高了,新建戏台唱戏也有讲究,那叫打台戏,一般班主不愿唱开光戏和打台戏。要唱价款也高出许多,还要举行仪式,就是在开戏前村中社头先放一阵鞭炮,然后一武将右手持刀,左手抓一只公鸡将鸡头剁下,鸡血乱喷,并取鸡血用竹筷醮血对着神像眼左绕三圈,右绕三圈,神像眼亮,识别人间善恶,惩恶扬善,保佑唱戏平安吉祥。为什么班主一般不轻易唱开光戏、打台戏,他们认为,如果唱《刀劈马继龙》会把演马继龙的角儿一刀劈死,唱《大上吊》会把角儿吊死。其实只是为了多要钱的一种讹传罢了,这就是所谓的开光戏、打台戏。解放后村里新盖的舞台也举行这种封建迷信仪式,对演员好酒好饭招待。

  洗马林唱戏属公益事业,所以必须有严密的组织,那就“会社”,人人都说洗马林是“戏窝子”,是否有点狂张,请看下面的戏日。

  1.农户当社头的六起:

  玄坛庙:3月15日在城外搭台唱戏3天。

  奶奶庙:3月20日唱戏3天。

  泰山庙(南奶奶庙)4月18日唱戏3天。

  城隍庙:5月17日唱戏5天。

  河神庙:6月1日搭台棚唱戏3天。

  水关庙:唱戏3天。

  2.商户当社头的有四起:

  三星楼:5月8日搭台唱戏3天。

  关公庙:5月13日搭台唱戏3天。(5月13是关老爷磨刀戏,有5月13道儿不干之说,意为总要下雨,关老爷不干磨刀)。

  火神庙:6月24日搭台唱戏3天。

  关帝庙2月15日唱戏3天。

  3.乡地保当社头的两起:

  东龙神庙:2月2日唱开神门戏5天(龙王爷操办下雨叫开神门戏)。

  西龙神庙:9月15日唱闭神门戏5天(龙王爷收雨闭神门)。

  4.斗牙行、地保当社头的两起:

  三官庙:正月15日在玉皇阁前搭台唱戏3天。

  玉皇阁8月19日搭台唱戏3天。

  5.艺匠人当社头的一起:

  关帝庙:搭台唱戏3天。

  6.农商联合当社头的两起:

  马神庙:3月2日唱戏3天。

  玉皇阁7月15日搭台唱戏5天。

  7.工商当社头的有一起:

  玄坛庙6月15日搭台唱戏3天。

  8.艺商当社头的一起:

  财神庙:2月12日唱戏3天。

  据老人回忆全村的庙会戏日就有70天,140场(两开戏)。当年的庙会活动已经成了洗马林人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之必须,而且经久不衰,日渐兴旺,其因有三:

  一、与高台教化相违背的自我娱乐。庙戏原本是配合寺庙神像壁画等故事进行演出,目的是在于宣扬神、佛事迹,如关公庙戏演“温酒斩华雄”、“古城会斩蔡阳”、“三英战吕布”等戏剧。有的配些“三娘教子”、“铡美案”?等对人们进行教化以戒后人。洗马林人常说:戏是劝世文,小舞台大哲理,台上演铡美案,台下就有秦香莲和陈世美,看戏就是一种很好的道德教化。随着社会的进步,群众欣赏能力的不断改变。场戏渐渐也不死板了,适应了群众的喜好。洗马林和边村的人爱看“晋剧”?和“二人台”,?二者都是锣鼓喧天,唱腔高亢激昂,给人以激越、凝重之感。这种淳厚,就体现了人们爱看戏,这里的人们喜欢红火热闹。后来又在街头广场增加了马戏、杂耍儿、武术、说书、破布娃娃、瞧西洋景、耍猴、斗熊。这么多文化活动和场次,分工明确,组织有序,按庙会规定要缴纳占场管理费、税金等经费,只有兼收并蓄,才能使这么多的庙会活动经久不衰,这种活动都成了人们享受文化生话的主要场合。这么多戏和其他文艺活动,来往的观众之多,亲朋好友更不用说也多,洗马林人待客自然也多。有些人家接待赶庙会的人也多,月月有戏看,月月要待客。外地人说洗马林人小气,戚人来了先问吃了饭了没有,说没吃饭那就上街吃了再来,还有的家庭主妇到做饭时围着锅台转不做饭,老拿抹布擦锅盖,不揭锅……褒贬洗马林人“小家子气”。这虽然是一种玩笑话,洗马林人听了怪不是滋味,也可能在个别人家真有这事被传开了,久而久之就成了褒贬洗马林人的玩笑话。其实洗马林人非常厚道,热情好客,不是小家子气。

  二、庙会活动,已成习俗,是人们进行物资交流的场合。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招来了四面八方的人游览名胜,走亲访友,求师学艺,各方商客,同时也促成了洗马林不断更新的商品生产与繁华的商品交换,使这个小集镇,大到内地各商埠,南来的津、京、广杂货,棉、帛、磁、茶,塞外大草原南下的牛羊、粮食、皮毛、盐碱;小到农民要出售的山柴、山货,耧犁锄耙,针头线脑。庙会上可谓是百货俱全,应有尽有,自然就形成了商品、物资交流的大贸易市场。特别是在农闲季节更是热闹,那些农民要添置的农具、生活用品,换季的棉布等,都要乘农闲时备齐。庙会促进了城乡商品交易,已经成了广大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三、庙会活动是当年洗马林人盼望全年吉祥平安的体现。人民都盼望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国泰民安的太平年景。当年的人们求助于神的保佑,通过神灵除暴安良,让神惩治恶人,使那些行为不端的人得到报应。但随着人们对迷信思想的不断认识和改变,信神信鬼的思想逐渐淡化了,但作为庙会活动的物资交流更加活跃,虽然敬神驱鬼的庙会渐渐淡化,而历史上很少见到,没有文化活动而单纯物资交流的庙会。事实上,它不仅形成历代社会生活的一种构成因素,而且隐约中也是当今文化、经济、政治建设的延续。

  洗马林村的庙会活动从明朝建寺庙以来就与敬天地、酬神鬼的礼仪祭祀结合在一起进行。在漫长的传承过程中,形成了确切的时间和特定的组织与活动形式。洗马林这块沃土自旧石器晚期就有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由于人们对千变万化的自然现象不理解又无力抵杭,于是就认为在冥冥之中,有一种超人的力量主宰着大自然,那就是上帝、神、鬼决定人的命运祸福、生老病死。人们就逐渐由畏惧到敬仰,建寺庙,举庙会,给神于乐。而后唱戏就成了人们文化生活中的主要内容,直到解放初期还规定每月一号、十五号两场演出。据老人们各代相传,始于明,盛于清、衰于民国。

  解放后又成立了晋剧团,初期唱些旧戏,文革期间排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改革开放以来又推出一些老戏。洗马林人是最爱好文化娱乐活动的,先进的文化活动是一个村庄文明的精神支柱。以唱戏为主的物资交流会还在延续。洗马林六月六日晾经节,就是晾经、唱戏、物资交流为一体的民间庙事活动。

  三、宗教道会门

  洗马林人在旧社会都崇信神鬼。家家有供神驱鬼的习俗,祈求神灵保佑,封建迷信思想广泛流传。明、清以来宗教兴盛,佛教先于道教传入万全。当时崇奉佛教的大型寺院在县境内就有八处。其中洗马林堡就有两处,即:东大寺、西大寺,其中西大寺、东大寺建于明代中期。西大寺收藏佛教藏经三十二箱和两立柜描金封面经卷。除两座大寺庙外还有三教寺,是中医李馨的家庙,三位教祖同坐一殿世上少见。

  新中国成立以来奉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正当的宗教活动受到宪法的保护。随着科学的飞速发展,人们崇信神鬼的思想日渐淡薄。

  基督教:约在光绪中叶传入,即公元1910年前后。有传教师在乡村周游,开展传教活动和建立教务机构,在洗马林设立福音堂(西门街路北),院中竖一高两丈的三角架,架顶挂一铜钟,以钟声为号,信教人到教堂听传教师讲课。民国十九年(公元1920)由山东人赵德延引入,自任传教先生,利用本村民房做教堂,西门街路北有福音堂一处,占地面积约八十平方米,先后有赵支果(贾贤庄人)、蔺发(黄銮庄人)、本村人席庭鑑,赵德延在洗马林开展教务活动,共发展教徒四十三人。(基督教分三个沠系:天主教、新教、东正教)。

  佛教:为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王子达摩悉达多,即释迦牟尼创立,东汉永平十年(公元67)传入我国,明代传入万全。道光年间《万全县志》记载:“当时俸尊佛教的万全有8处,”其中有洗马林的东大寺,西大寺、两处寺院,吸引更多的佛教信徒,频频往来这两座寺院诵经念佛。

  相传,十二月初八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成道日,那日寺院僧尼聚会,以示纪念。宋朝时以腊月初八日为浴佛日。记得重修的洗马林贞武庙中层释迦牟尼殿堂,举行腊八浇冰山庙寺活动,僧道庆祝释迦牟尼成道,场面非常壮观,洗马林人称腊八会。

  敬天会:民国三十年(公元1940),即:成吉思汗七三八年三月,张家口敬天会委派郝步清、郝步云、宋贵云、宋贵兴等人到洗马林组织成立敬天会洗马林分会,发展会员一百余名,他们看准了洗马林这个商业古镇,是商贾云集的好场所,在商界大量发展会员,会员以经商为职业做掩护,向日本领事馆提供情报,敬天会成了日冠汉奸的活动之所。

  哥老会:清代民间秘密会社之一。入会的人叫胞哥,彼此间都以哥弟相称,初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入会者多为手工艺人、农民、旧退伍军人、游民。到辛亥革命时期,以反封建和洋教活动为内容,洗马林参加哥老会的人,叫“在礼儿的”,活动场所常在玉皇阁。

  黄天道: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洗马林人王振德,在真武庙中殿塑起普明佛及三个女儿像,及普明爷爷、米姑姑、面姑姑、糠姑姑。村民敬仰的黄天道在洗马林又开始兴盛。普明活佛的故事传遍全村,庙盖起后崇信普明的人越来越多,终日香火不断。

  黄天道也叫黄天教。黄天道明嘉靖年间由李宾创立,道号普明。起源于万全卫城北的膳房堡村,发展极快,到清乾隆年间历时二百一十年。从起传到止共七代。于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三月,乾隆皇帝派钦差大臣兆惠,直隶总督方观承剿灭,毁碧天寺,拆塔掘尸骨。后在民国《万全县志》载有“多数黄天道庙宇拔地而起”。

  一贯道:民国三十二年(公元1943)一贯道传入洗马林。1941年秋天李植阜受宣化“中和坛”顺尚贵派遣到万全发展一贯道,张家口永昌生麻油庄职业办道人员李植阜,选定在洗马林集镇办道,他按行业找到洗马林积增公油房经理牛世春(沙地房人)说明来意,向油房大小伙计劝道,油房伙计全部入道。后于1943年牛世春推荐李霖泽(医生)设坛办道,摆起佛堂,长子李世昌为点传师,李霖泽为公坛主,坛名为“广一坛”。翌年新建佛堂(现医院后院),至此洗马林一贯道声誉越来越大。因入道人数多,1943年9月全村一贯道徒发展到五百多名。后扩展到尚义、柴沟堡、张北一帶。1949年被取缔。

  一贯道原名中华道德慈善会。起源于山东省,取论语中吾“道一贯”之句,主张三教(儒、佛、道)归一。洗马林的一贯道成为金线和绥西后线,均属于宣化“中和坛”领导。由宣化“中和坛”分道长尚顺贵受命于李直阜(宣化县日伪税务科长)来洗马林办道。次年有办道人员赵增福(北京人)、李兴山、谷有庆(涿鹿人)、毕德远(山东芝县人)、孙玉山等五名点传师来传道,发展道徒百余人。并建“广一坛”为总坛,又建“化一坛”、“弘一坛”。“广一坛”成为绥西后线派在县境西部的活动中心。至解放初期其组织分布于县境68个村,有公坛13处,佛堂87处,道首454名,道徒3519名。分布于尚义,张北两县的道首45名,道徒540名。

  四、民间传说

  二豁子成精

  相传城隍庙内二豁子成精。洗马林村城隍庙在西南城角,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庙宇。庙的中院东西厢房泥塑是:站班八尊牢子泥塑像。有一天,一个卖草帽的老翁行到此处高声叫喊:“卖草帽来”,?误认为庙为一处宏伟的豪门大户,一个豁嘴唇牢子化作人出来买了八顶草帽,回家取钱,大半天不见出来付钱。卖草帽老翁撞进院内,发现是一座古庙,心中害怕,又见两厢塑像各戴草帽一顶,形态十分吓人。卖帽老人丧魂失魄,昏死在庙中。后老道发现一老翁死于庙院,又发现牢子、二豁子各戴一顶草帽,老道惊恐万状,庙外又发现担草帽的挑子,急招来各寺庙老道,点纸焚香安神,后知是豁嘴牢子所为,求城隍爷责罚二豁子,并厚葬了卖草帽的老人,又不敢将这一怪事外传。成精的二豁子不知悔改,又一次变做道人到邻居调戏良家妇女,那女人正在做饭,见道人行为欠雅,将一笊篱米饭扣于道人头上,二豁子被热饭烧的逃回庙中。丈夫劳作回来女人当即哭诉道人调戏经过,她丈夫找到庙中的主持,诉说庙中下人行为欠雅,经查讯并无此事。一早焚香时看见二豁子头顶有米饭,感到惊慌。前又发现草帽和死人之事,又与妇人诉说相应,因此二豁子成精传遍全堡,很少有人来此焚香行善。道长为不让其危害邻里,诵经作法,将二豁子用神钉钉死,钉时其脚冒血,二豁子尖叫被降服。

  还传说城隍庙里唱庙戏,晚场结束后,戏子都回去休息,看箱的人睡在台上,天明则变了位子。第二天加人看管,又将二人抬于台下。这些传说使人害怕惊恐。以后每年在城隍庙唱戏就无人看戏台,也无人行窃。人们把城隍庙发生的事传得神乎其神,阳台推拉门编辑分析非常森严,白天一人不敢进庙,也不敢当此经过,晚间更是无人行走或绕道避行。有的人还用二豁子成精来吓唬胆小之人。

  水的传说

  洗马林村西北2.5公里处的水关有清澈泉水一股。流量0.15—0.25立方米/秒。济养着村民和万亩良田。在水的经流处,北山坡有镇水台一座,高十米,周长二十米,为砖砌高台,是为镇洪水殃及良田和城垣而建的。南山巅是马头山,山体高耸,悬崖陡壁,其势雄伟壮观。山峁建关公庙一座,北山坡是一座宏伟壮观的三进三出的水关庙,是泉水流经处的两岸风景。至于这股清水也是有传说的。当年洗马林村干旱缺水,连饮羊水都难找到。有一牧童放羊行至水关,口渴难忍,不辞辛苦步行三十多里到鱼儿山鱼的眼里取水,羊倌见水先喝个痛快,而后又装满了一坛子水,稍息片刻即背起坛子返回放羊处。他走到牛儿湾村时发现看山的仙人追来,便加快脚步,当跑到后水关时被一块大石头绊倒,水坛子摔碎,坛水四溅,当羊倌醒来时,见泉水四溢,集流成河,又不见了追赶他的仙人,从此就有了这股泉水,大石头也随之出名。并传说地下有九口铁锅粗的水流走。又传说当水流到马头山时,水渐小是被马饮之。关云长立马横刀将马头斩去,拉出马头山,马头仰天嘶叫,水即流入堡中的传说。又传说每年洪水泛滥,冲毁庄田,于是建镇水台一座以镇水患。

  这些民间传说一直流传至今。但传说毕竟不是事实,更不是科学,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测定这股泉水是属承压水遇到了破碎岩层,承压水从破缝中涌出,这种水少受旱天影响。一九五八年修水库时,挖深十六米未见基岩,泉水倍增,安装十六台六吋水泵排水水位不降。施工难度大,卢家湾水最旺(位水库输水洞进口处)已被大坝埋压,现大石头距卢家湾二百五十余米。后人炸要破大石头增水,大石头为跃绿岩隔水地质露头,因爆破形成裂缝,水有减隐的可能,为此傻事,请莫为。

  争水的传说

  自古以来水就是人类生存之源,有限的水资源和需水是非常矛盾的,所以争水抢水事端村村都有,年年发生。传说民国初年曾与三里庄村发生争水事端,这股清水倍受旧堡、三里庄村民爱慕,春末夏初,是三里庄村民抹房季节,三里庄水更显缺,来洗马林求水不容,三里庄村集众百余人带棍棒,干粮,棺材,列队叫战。洗马林村敲锣动员村民手持家伙冲出西门械斗一个时辰,三里庄村民溃退。此事惊动了县令,派员协调立章,每年给三里庄放水三天,以济民用,三里庄村挖圪洞蓄水以备抹房之用。此章延用到解放初期。

  沿河两岸水磨家争水,先后到水关挖泉眼,互不相让,以河中为界,各挖两侧,深挖者获大水。另外农家浇地也互相抢水,所以立章夏水为八天一轮制,从上游到下游轮灌,即大坝、二坝、柳巷、羊路、中河、中坝、十八堰子、三里屯,这一制度延用二百余年,合作化后水归集体所有,八天一轮的浇地制度废止。

  洗马林村有关争水抢水的事年年发生,村民为管好用好泉水搞了好多水利工程建设。这股清水济养着村民,滋润着千顷良田,涌现出好多治水名人。兴水利除水害是村民的良好习惯。今后应把节约水资源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养成节约用水光荣,浪费水可耻的传统习俗。

  ???

  ?

服务热线
400-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