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在起跑线?不,中国家长要让孩子赢在前

作者:推拉门 发布时间:2021-01-09 05:17

  Hi,今天我们先给大家介绍几位「焦虑的中国家长」:?@马莉莎结婚时候选了个清华博士,是明智的。我当时想的就是:找老公一定要能辅导孩子功课的?@桃李不言在海淀,不抓孩子学习,你出门都没人跟你聊天,唯一的信仰就是培养孩子,别的爱好通通没有?@李小多当了妈才知道 游泳馆最好在家楼下,早教班最好不要超过5分钟,母婴超市最好不要超过10分钟,生鲜超市品种越多越好,方圆5里培训机构越多越好…?@李志长香港现在流传着一句话:孩子的未来不是输在起跑线上,而是输在射精线上!?@音乐咖啡相当佩服海淀家长,据说孩子前面上课,家长后面上课作笔记,课间还要找老师探讨一下问题,回家再和孩子巩固学习内容~我们朝阳家长只有羡慕的份儿,因为已经看不懂孩子的数学题?@xus身边都是优秀的孩子,唯有不停的追赶?这些都是家长们的真实留言。?可怕吗?可怕真实吗?太真实了?中国家长的焦虑已经突破天际了:?7成家长都为孩子的教育感到焦虑↓??△《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 2018?在这种焦虑下,他们愿意为孩子的教育散尽千金:?7成中国家长认为孩子的教育支出应该占到家庭收入的至少40%↓△《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2018?这个数字太吓人了。相比之下,在美国,教育支出占到家庭支出的比例大概是10%左右。?不过想想之前看到的新闻,这个数字却又在情理之中。?中国家长唯恐孩子落后在起跑线,他们勒紧裤腰带,从幼儿园开始就认真为孩子挑选学校,哪怕入不敷出,哪怕快被教育压弯了腰,也要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 ? ? ?△我们在网上随便搜了一下,天价学区房的新闻满网飞?如果不能用一套学区房为孩子赢在起跑线,家长们将倍感焦虑↓△《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 2018家长们的疯狂可不止于此,跟孩子的教育比起来,自己的人生算什么?工作更是说放弃就可以放弃。

 

  ?为了孩子的学习争分夺秒,举家搬迁到离学校近的小区租房那就更不在话下了。?毕竟路上省下的一个半小时,孩子能做一套卷子、写一大作文、或者背50个英文单词。?△电视剧《小欢喜》?高考带动租房经济,早就屡见不鲜。?孩子有一点空闲的时间都要塞满。暑假?不存在的。补习班、兴趣班、辅导班、课外班、培训班,了解一下?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都要。△韩剧《天空之城》生活在上流居所里的精英们,费尽心力将子女培养成才?这样费尽心机,都是因为家长们认为:“超纲”教育很有必要。?更夸张的是,中国家长已经悄悄进化。平开门编辑分析?现在,仅仅赢在起跑线已经不够了。?为了竞争好学校,香港一位妈妈甚至要提前计划好受孕时间、出生时间,只为让孩子?「赢在射精前」?△纪录片《没有起跑线》孩子的教育,就是中国家长的希望;孩子的教育,就是他们突围现实的梦想。前新华社战地记者、纪录片导演周轶君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对中国父母的焦虑深有体会,在她看来,中国父母的焦虑是海洋般广阔的,她也一直困惑:?到底“什么是最好的教育?”?带着这样的困惑,过去的一年中,她到芬兰、日本、以色列、印度和英国体验不同的教育文化,制作成纪录片《他乡的童年》。对于中国家长的普遍焦虑,“我不负责给予一个直接的答案,但你的眼界拓宽以后,想法也会改变,那时你会找到更好的答案”。△资料图那是一个没有围墙的课堂。在芬兰的森林中,老师发给每位学生一张色卡,让他们寻找对应的颜色。接着,他们四处闻植物的气味,再“凭想象”讲出名字:有的叫“苹果一样”,有的叫“湿气”,而一种带有强烈气味的木头,老师叫它“自然”。纪录片导演周轶君将这些场景收入镜头。她原本以为,森林中只有绿色和土色,森林中的课堂教的是野外生存或“植物生僻的拉丁名字”。但她惊讶地发现,森林中有那么多颜色,老师的问题没有正确答案。她被芬兰毫无竞争压力的学习氛围触动,惊喜于日本的集体式教育,印度的变通、以色列对创新的热情和英国私立学校那些“没有用”的课程也带给她很多启示。走了一圈,她发现好的教育有共通之处,即尊重、平等和激发孩子自主学习的热情。周轶君和印度学生。(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

  “让学生接触自然时,不会回避‘不美好’的东西”五个国家中,日本是我反复去的。片中的莲花幼儿园,在过去六十多年里让孩子们赤裸上身锻炼,他们叫“薄着”,就是穿得少。非常不巧,我们今年5月初去拍,他们迫于舆论压力,在4月刚刚停止了这个传统。最不高兴的是家长,因为很多家长是在这里长大的,他们觉得这样让身体和自然接触很好。当时有一个人民大学的教授和我们一起去,他说:“你注意到没有?外面的操场是沙地,这是日本幼儿园的标配。”每天早上,政务处长都会把地犁一犁,让它变得松软,再喷上水,孩子们就可以在上面玩泥巴。教授说:“泥土是大地的一部分,他们从小就学会和自然接触。”另一个藤幼儿园会在教室外的房梁挂上学生种的洋葱,这已经成为一个地标了。他们强调要给孩子触摸真实的东西,洋葱要带着皮、带着土,当孩子们剥开外皮,看到白净的内部,会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园长说:“如果到了20岁,摸到洋葱觉得好兴奋,那就有点危险了。”还有一句被剪切掉了,他说:“在中国,你们可能会给孩子一个塑料的洋葱。”芬兰也是如此,老师让学生接触自然时,不会回避“不美好”的东西。有一节森林课,老师列了几个形容词,让大家去找对应的东西,其中一个词是“恶心的”,没有学生抗拒,我记得有人拿回来一片树叶,上面有黏黏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虫子留下的,还有人拿回来一种草,气味比较刺鼻。另一节森林课上,有一个很好玩的细节,我没有剪进去。那位老师从地上捡了两个松果的核给我看“你知道这是什么动物吃的吗?”在我看来,就是两个松果的核嘛,一个咬得干净一点,一个咬得不那么干净,哪里看得出来?她说,不干净的是松鼠吃的,干净的是老鼠吃的,因为松鼠爬到树上吃完后,把松果丢在地上,老鼠不能直接采到松果,所以要把松鼠吃过的再咬一遍。我说:“你的眼睛简直像侦探的眼睛一样,能够在自然界看到这种故事。”后来我把那两个松果带回家,拿给小孩看,他们都觉得特别神奇。

服务热线
400-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