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为何频陷传销骗局?

作者:推拉门 发布时间:2021-01-14 16:16

  导读

  近年来,传销案件并不鲜见。不过文中案件值得一提的是:涉及此案并已被逮捕的8个人中,有7个人是80后和90后。

  他们都抱着挣大钱的愿望来到南京,结果陷入传销骗局,无法自拔......

  今年30岁的李雷“跑路”了。7月7日晚接到“立刻离开”的通知后,他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一口气逃到了200多公里外。在安徽省六安市,他接到,表弟王宏坠楼身亡。

  4天后,他自首时才知道自己加入了一个传销组织,而表弟是他拉进来的。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我当初就不来南京了。”在江苏省南京市溧水区看守所,情绪低落的李雷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眼神黯淡无光,谈到传销的经历,数度哽咽。

  据了解,南京溧水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后,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王壮、张春等多人。侦查表明,犯罪嫌疑人涉嫌非法拘禁王宏,王宏被逼坠楼身亡。

  值得一提的是,涉及此案并已被逮捕的8个人中,有7个人是80后和90后。他们都抱着挣大钱的愿望来到南京,结果陷入传销骗局,无法自拔。

  图片来源于网络

  命运的转折点

  南京溧水区某小区2单元503室,最初承载了李雷的“致富梦”。这是一处普通的居民小区,临近客运站。

  这套房子里,南侧是客厅,北侧是厨房和餐厅,东侧是两个房间及卫生间,客厅南侧是阳台,客厅和阳台之间是铝合金推拉门。这套租来的房子,是李雷的“家”。

  今年6月,李雷打告诉表弟王宏,自己在溧水做烧烤,生意比较忙,希望他过来帮忙。28岁的王宏家里条件不好,自己常年靠打工为生。

  7月3日上午,王宏被领到503室,李雷的“主任”就主动给王宏派了两个师傅,分别是23岁的张春和24岁的王壮。两个师傅各有分工,一个扮白脸,一个唱红脸,实际是为了“盯牢”王宏。李雷并不知道“主任”的真实身份。

  李雷回忆,王宏一进房间,就察觉到异样,感觉被骗了,“生气地蹦来蹦去,不跟任何人讲话”。

  李雷说,一个“主任”要跟王宏握手,王宏不同意,就被房间内的几个人按倒在地,王宏在地上挣扎了1分钟后,服软了。他站起来后就被搜身,身份证、银行卡、和现金等均被拿走,交给“管家”统一保管。

  随后,“主任”就给王宏“上课”,介绍这个行业的规矩。

  “主任”告诉王宏,这个行业是国家暗中启动的冷门行业,叫人际网络营销,让王宏在这里“考察”几天,“考察”清楚后才能决定去留,“考察”清楚以前不能离开。

  “主任”走了以后,张春和王壮两人每天24小时轮流陪着王宏,白天一起打牌、聊天,晚上睡在王宏两侧。其他人则轮流在晚上到厨房值班。

  李雷负责每天后半夜值班,“防止新人逃跑或出现意外,防止有人去厨房拿菜刀伤人”。

  当时,房间的窗户也都被封了起来,只留了一条缝,通往阳台的铝合金推拉门也被锁了起来。

  接下来,每天都有不同的“主任”来找王宏聊天。7月4日下午,有个“主任”来做思想工作,让王宏加入这个行业。第二天下午,又有个“主任”来讲人际网络营销基本知识。但王宏不为所动。

  李雷回忆,7月6日下午,有个“主任”问了王宏几个问题。因没记住师傅的名字,王宏被“主任”斥责为“不会做人”,当即被要求先做100个俯卧撑和200个上下蹲,然后再蹲马步。

  蹲了十几分钟马步后,王宏坚持不下去,“主任”就要他再做100个俯卧撑。每当王宏反抗时,就有人在一旁威胁要打他。全部做完以后,王宏被逼喝下一包用纸包起来的白色粉状阿莫西林,“主任”骗他是“洗脑药”。

  王壮和张春两个师傅因“调教不力”,陪王宏面壁,直到次日凌晨3时才结束。

  从7月3日到7月6日,李雷连续值了4天班。7月7日早上,李雷被调到另一个“家”。李雷以为,尽管王宏脾气倔,但也会和自己当初一样,时间长了就接受了。

  7月7日晚后半夜,值班的是21岁的吴小飞。

  吴小飞回忆,凌晨时分,他正在睡觉,突然听到“砰砰”两声,被惊醒后,他迅速冲到客厅里,看到通往阳台的一扇玻璃门开了。这时,王壮告诉他,王宏撞开门跳楼了。而“主任”知道后,跑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随后,大伙儿都接到了“管家”的通知,领取、身份证等物品,赶紧离开南京。

  等级森严的“家”

  7月8日早上,当地居民发现楼下王宏的尸体后报警。

  王宏逃跑时坠楼,让李雷大吃一惊。因为王宏遭遇的一切,包括被罚做俯卧撑、做仰卧起坐和喝“洗脑药”,每个新进的成员都经历过,但他们都选择活下来。

  这个传销组织在溧水区有多个窝点,传销组织内部人员称每个窝点为“家”。但总共有多少个“家”,李雷也不清楚。“上面人做什么,我们下面人不能问,上面人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是规矩”。

  “家”中等级森严。“大主任”是整个传销组织的高管,“主任”则是每个“家”的一把手,“管家”负责收好下属的等物品和做饭。

  李雷几乎是整个“食物链”中最底层的。平时,他们要听“上面的人”讲课,言行举止要符合规矩,比如见到“主任”们要主动握手。每当有新人进来,下属中有人专门恐吓、吓唬新人,有人专门安抚、劝慰新人。

  李雷说,在这个组织中,他见到的80后和90后占80%以上。

  李雷发现,拉新人入伙是他们升职的唯一路径,升职以后,他们才能挣到钱。

  在去年以前,李雷长期在深圳工作。去年,他和前同事聊天时,对方告诉他自己在浙江宁波开店,想请他过去帮忙。李雷心动了,去年10月到宁波。“开店多自由啊,能挣大钱”。

  李雷并没有迎来“自由又挣大钱”的生活。下车后,他被一路带到一个秘密房间内,和“主任”握手,听“主任”讲课……起初,他会反抗,想逃跑,但为此遭受到暴力和辱骂。

  他被迫花掉了全部积蓄,购买了15份单价为2800元的产品,但他从来都不知道产品是什么,也没拿到过产品。

  20多天过去,他逐渐接受了现实。“他们每天都会来洗脑,专门做思想工作”。

  被关房间时,有人告诉李雷,想要挣钱就得听话,得吃苦,将来做好了,就可以升职,然后拿更多的钱,年薪几十万元不成问题。

  时间久了,李雷心想,“他们说得有道理,哪有钱是那么容易挣的?现在吃苦、挨打挨骂是为了将来挣大钱。”

  李雷渐渐没有了顾虑,他相信自己所做的是一份正当的工作。至于怎样才能升职,这行业是做什么业务的,李雷并不清楚。后来,他被允许在室内自由活动,每次到室外,必须有人陪同。等能到室外活动时,李雷已经没有逃跑的想法了。

  今年3月,李雷从宁波转移到溧水。到溧水后,李雷得知,只有介绍两个以上新人加入才能升职。于是,他就打劝表弟王宏来南京。

  “师傅”张春也有和李雷相似的经历。张春初中肄业,一直在外打工。2015年年底,张春通过聊天,认识一位李姓女网友。她请张春到南京来,要帮他介绍工资更高的工作。张春犹豫了一阵子,还是答应了。

  到南京后,张春就被网友带到503室。对方告诉他,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房间内听别人讲课,然后鼓掌,但要先交1.4万元,让别人帮他投资去赚更多的钱。

  张春别无选择,对于“主任”的安排,他只有言听计从,全部照办,才能避免惩罚。“我当然是想挣更多的钱啊!”

  图片来源于网络

  打工收入无法满足自身期待

  被逮捕后,李雷和张春才知道加入的是一个叫“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传销组织,而拘禁王宏是违法犯罪行为。

  在此之前,他们对传销早就有所耳闻,但没想到自己所从事的活动就是传销。他们最初认为,把王宏关起来,并不是多严重的事。

  李雷的老家在湖北襄阳,回老家盖房子娶媳妇是李雷的梦想。

  小学三年级读完后,作为家中老二的李雷退学回家干农活儿。2004年,18岁的李雷第一次离开家乡,到浙江嘉兴的服装厂打工。两年后,李雷到浙江台州加工机床。2009年,李雷又到深圳一家电子厂上班。

  与农村老家相比,李雷发现外面的世界繁华、热闹,到处充满着物质的诱惑。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他就想换个地方。

  这些年下来,李雷感觉打工的日子越来越难熬。他到深圳以后,经常加班到很晚,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左右。

  在李雷看来,工作辛苦倒没什么,问题在于深圳的电子厂经常停工,让他有时没活儿干。2004年到浙江时,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可是2009年到深圳后,每个月只能挣2000多元。

  他的收入下降了,而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很高。“一个月下来,需要支付吃喝住的费用,打工都白打了”。

  对这个年轻人来说,打工维持不了生活,工资收入和消费支出明显不平衡。

  李雷在外打拼的12年,他老家的经济情况并未改善,至今仍是3间瓦房,李雷三兄弟如果同时回家都住不下。即使过年,李雷也很少回家,因为这样能省下一笔钱。

  工作之余,上网是李雷唯一的爱好,在上打游戏、聊天、看电影……尽管没上几年学,但他经过自学,聊天打字速度飞快,这是让他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2009年,李雷在深圳时,张春也到了广州,在一家毛织厂打零工,但最终因为“手太慢,始终学不会技术,工资又低”,就辞职了。随后,他来到江苏张家港学习电焊,这门手艺活儿让张春每个月有四五千元收入,一年下来,张春攒下一两万元。打工6年多,张春给家里寄了1万元,全部积蓄不到5万元,这与他“回老家娶妻生子”所需要的数额相差甚远。

  2008年,张春的母亲嫌父亲穷,带着弟弟离家出走,至今未归。贫困成为张春内心最深刻的记忆。

  目前该案正在审查起诉中。在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王婷看来,这些年轻人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如法律意识淡薄、文化素质低。此外,打工挣钱少又辛苦,往往无法满足他们对自身的期待。

  王婷说,很多人被抓以后,往往不知道自己从事了传销或者违法了。这些年来,陷入传销泥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个现象值得警惕。

  (本文涉及的嫌疑人均为化名)

  实习生 李攀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推荐阅读

  大学生为何频陷传销骗局

  实习生 姚晓岚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多位专家在采访中表示,传销组织目前有年轻化的趋势。

  在王宏案中,该传销组织中大多数是80后和90后,年龄最小的嫌疑人只有21岁。

  “传销组织会通过大量的谎言和利益的诱惑,给你编织一个美好的前景,让你掉入虚拟现实的情境。”有多年反传销经验、反传志愿者协会成员牛雄飞介绍,大多数被骗的人,都认为传销组织说的话是真实的,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洗脑。

  黄敏是内蒙古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父亲在当地一所中学任校长多年,母亲也是教师。今年暑假,黄敏因为想找一份工作,就在同学的邀约下只身前往广西北海。

  然而,黄敏的同学是传销组织的一员,想把黄敏发展成她的下线。到达广西北海后,组织里的老乡对黄敏热情招待,带领她一边游玩一边对她说编织好的“美丽的谎言”,很快得到了黄敏的信任。

  在得知正式加入组织需要缴纳高达7万元的入门费时,初入社会的黄敏一下子犯了愁。这时,传销组织开始教她如何向家人撒谎要钱。

  据黄先生回忆,在黄敏离家10多天后的某晚,他接到女儿的,声称要参加英语考试培训,为以后出国留学做准备,但需要缴纳7万元的培训费用。

  黄先生认为这关系到女儿的前程,当即表示支持,很快就将7万元转了过去。一个多月后,大学老师给黄先生打来,说黄敏长时间没去学校报到和请假,学校要按辍学处理。

  黄先生很快和黄敏取得联系,女儿向父亲解释人在长沙,培训还没结束。黄先生觉得事有蹊跷,连夜赶到长沙,却没见到女儿。再三询问后,才知道女儿身在广西北海。尽管他赶到当地并见到了女儿,但黄敏不愿意和父亲回来。

  后来,黄先生夫妇和亲友连续3次到北海,才成功将女儿接回。但是,这时的黄敏已经变得脾气暴躁、六亲不认。束手无策之际,黄先生向反传销志愿者协会寻求帮助。

  经过牛雄飞几个小时的劝导后,黄敏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并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商量如何解救自己的同学和自己拉去的下线。

  牛雄飞说,黄敏的家庭因为这件事累计损失十几万元,女儿还荒废了学业,“传销给这个家庭带去的影响在短时期内很难平复”。

  在牛雄飞看来,有的大学生尚未毕业就被骗去传销组织,一方面是因为传销组织抓住了这个年轻群体缺乏社会经验,又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特点,另一方面也与目前大学生就业压力大,衣柜平开门编辑分析普遍存在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有关,容易被一夜暴富式的神话诱惑。

  今年,牛雄飞接触到的陷入传销组织、需要劝导的大学生已超过20人。“4个被蒙骗的人中就有一个是大学生,比例确实有增高的态势”。

  已有10年反传销经验、反传志愿者协会会长李旭经常走入大学作反传销宣讲。他发现,在校大学生普遍对“反传销”不感兴趣。

  今年毕业季,李旭带领团队在两所高校作反传销讲座,学生的反应呈现两极化——有学生中途离场、玩、写作业、看书、睡觉,也有人听得很认真,会主动分享经历,咨询如何挽救亲人朋友。

  “很多人觉得传销是小儿科的骗局,离自己也很遥远,但其实传销就在我们身边。”李旭回忆,今年年初,某高校的一位学生,在讲座结束时上前和团队成员热情握手,感谢他们救助了他的家人。

  原来,这位学生的家人曾经陷入“资本运作”类传销后执迷不悟,家人苦劝无果。后来,反传销志愿者协会派出专家到对方家中和其进行了长时间的面对面交流,终让对方意识到自己被骗。

  目前,传销的手法层出不穷,新型传销令人防不胜防。对此,李旭表示,大学生要首先提高自身防范意识。

  “尤其是求职时,要注意甄别真假信息。”他建议,大学生在搜索招聘信息和投简历时,应尽量选择规模大、知名度高的招聘网站。其次,不要盲目相信网上的招聘信息,在投递简历和面试前,应仔细查看招聘公司的网站内容,通过当地工商部门网站查询有无此单位,再打公司座机确认,多方了解、核实情况。

  此外,李旭还提醒,当进入实地应聘阶段时,大学生要学会随机应变——“如果不带你去公司而是直接去居民楼,一定要小心,很多传销窝点往往就在居民楼和城郊接合部的小平房里”。

  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教研室主任皮艺军教授认为,目前有关部门对传销的打击力度不够大,“主要打击传销组织的头目,且判刑不重。有的团队人数多达几十万人,大多数属于受害者,很难一并进行处罚”。

  据了解,目前我国对传销的打击主要由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两部分组成,依据为禁止传销条例和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等。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有人建议在立法上对传销违法犯罪行为相关规定进行修订,从治安到刑事“大小两头”明确对各层级传销人员的处罚标准。

  “整个社会都应该重视起来。”皮艺军认为,应该动员起更多正向的力量帮助青少年远离传销,杜绝传销危害青年群体。

  敬请关注2016国际创新创业博览会: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服务热线
400-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