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新闻网》与雪为伴 与熊为邻——我在青藏

作者:推拉门 发布时间:2019-10-22 21:53

  青海新闻网青海新闻客户端讯 姚永红,2007年参加工作以来,作为青海移动格尔木分公司一名普通的基层网络维护员,负责维护格尔木一干线路和二干线公里,其中最艰苦的地方格尔木至唐古拉山温泉的一干线路,就是人们常说的青藏线天路(公路和铁路),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空气中含氧量只有50%左右,无人区连绵几百公里。

  平时给姚永红打电话或看他的朋友圈,大多数时间他一直在路上,在青藏天路上。天路上有他的青春和汗水,还有近乎传奇的故事

  2016年8月,青海移动格尔木分公司接到全力以赴完成三江源远程视频监测通信保障任务。此次保障中有两处重要的监测演示点,即青藏线五道梁五北大桥和玉珠峰南坡。五道梁是青藏线气候最恶劣的地区之一,“有过了五道梁,不见爹和娘”之说;玉珠峰是昆仑山脉东段最高峰,南坡监测点海拔达5200米,地理位置偏远、环境恶劣,高寒缺氧、人迹罕至,属典型的无人区。昆仑山里没有什么神仙,有的只是天气变化无常,经常风雪交加,积雪没膝;而且,昼夜温差大,白天温度在10度左右,夜间气温可直降20度左右。通往玉珠峰南坡保障点需过3条近10多米宽的河,适值格尔木地区大范围降雨,河水冲刷河面拓宽,车辆时常陷入河中,全靠车拉人推进行自救,给保障工作带来诸多困难。

  8月19日上午,因连日大雨,南坡监测点路段光缆冲断两处。时间紧急。必须立即找到断点。姚永红和他的同事们不顾高寒缺氧,喘着粗气、赤着双脚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找到断点,进行抢修。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奋战,于当日下午15点通信恢复。

  然后,姚永红等就一直驻守在监测点不间断监测,在冰天雪地里坚守了4天4夜。4天4夜,5000米以上的高地,就是常在青藏线上的他,也煎熬着头痛、心慌、头晕、恶心等剧烈的高原反应。这时候人全凭意志、毅力和精神在坚持。实在受不了了,到距离2公里处的大本营120救护车上吸口氧,含一片丹参,休息几分钟又继续前往监测点守护。

  4天4夜,姚永红等65位移动人付出了艰苦卓绝的精力,使青藏线、三江源监控画面平稳传送到千里之外目的地,圆满完成了重要通信保障任务。

  2017年10月底到11月初,青藏公路唐古拉山段因突将暴雪,形成路面积雪结冰,导致长达数十公里的大堵车。3000余辆车,人员4000余人,被困5000多米的连续高海拔和零下10多度的高寒缺氧境地。

  青海移动及时启动了通信保障,格尔木移动姚永红等保障人员出发进行巡线日,堵车仍在继续,交警疏通在继续,护路人员清雪在继续,青海移动通信保障也在继续从长江源头沱沱河驻点到唐古拉山温泉基站,堵车较为严重的路段。150公里路,姚永红一行9人,反反复复驱车4天,巡检光缆。他们历经艰辛,穿行在堵车长龙中,迂回在便道,不能给交警车辆疏导工作添堵,也不能成为被困车辆中的一辆,但却必须保障青藏线一干光缆和沿线网络的安全和畅通,为更多的人提供通信服务。

  3日晚20时左右,温泉基站,姚永红一行分别在基站下的简易机房和维护车内,监测和处理光缆冻害故障。突然,不知是谁低呼一声:熊!沿着车辆的灯光,基站太阳能基板不远处的山石间,陆续出现高大的高原棕熊的身影。一只、两只、又一只,共四只!徘徊、张望在基站附近,距离车辆、机房人员仅十多米。

  基站与青藏线堵车的长龙尚有一段距离。姚永红一行三人孤悬在青藏线之外,与四只高原棕熊对峙。三人不敢高声语,一人盯着熊的动向,两人大气不出地迅速监测处理光缆冻害故障,忙着各自的工作。

  40分钟,漫漫长夜。姚永红等完成光缆检修工作,驱车离开温泉基站。人安全,光缆无恙,网络畅通,而四只熊仍在那里张望。

  “就让熊给咱们看守基站吧”。在路上,车内不知是谁幽默了一句,可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引起“随声附和”。因为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大家还心有余悸。

  青藏天路通信网被人们形象地成为“天网”。可又有谁能想到,维护这张“天网”的,却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移动人,姚永红就是其中一位。近年来,青藏旅游热兴起,无数游客用手机在天路通话、上网、发图片视频,感觉和其他地方并无差距。游客们可知,正是青海移动人用坚韧的意志坚守在天路,甚至用生命呵护着“天网”的畅通。

  小编推荐文章:卧室装修禁忌,打造舒适的睡眠空间

  ,

服务热线
400-123-4567